黃勝彥的作品都與肢體有關,

最初是以手指交錯纏繞做為個人風格的開展,

透過形式與簡明的構圖安排,直接將主題豎立於畫面中央,

去除背景的空間說明,

以肢體語言做為一種內心的抒發。

近期創作則是將肢體的語意做更大的延伸,

透過微觀的方式,

描寫身體某些特殊部位與傷痕,

將生命底蘊的隱隱不安轉化為大膽且強烈的感受。

誠如他的創作自述:

「在我的作品中,

藉由視覺所捕捉架構出的血肉世界,

我所表達的是一個主觀的真實,

不僅是一個現實三度空間的表現,

同時存在於社會底層勞工乞丐的身體,

我不看社會的頂端,

我只直視弱、苦、窮。」